栏目导航

金融新闻 汽车资讯 娱乐新闻 社会新闻 科技前沿 热透新闻 健康新闻 旅游新闻 女性生活 历史咨询
旅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人民日报刊文:美国国内恶诉违背习惯国际法_国际频道_

发布日期:2020-06-30 03:12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美国一些政客奉行政治私利高于一切,漠视本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为推卸责任、转移视线,他们怂恿、纵容美国一些人挑起嫁祸于人的恶意诉讼。据美国媒体报道,共和党人施密特以美国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名义向该州联邦法院起诉,以主要来自媒体的信息为所谓证据,罗织各种匪夷所思的不实指责,企图追究所谓“中国制造、传播新冠病毒”的责任。此类恶诉完全违背《联合国宪章》明载的“各会员国主权平等之原则”,与国际法院确认的“国家的司法豁免权”和“不干涉他国内政”等习惯国际法格格不入。

新冠病毒的源头应由国际科学界合作探寻,这是无须费舌争辩的科学戒规。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和中国各级政府的有效组织下,全国人民同舟共济,奋力抗疫,在较短时间内有效控制了国内疫情,取得了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重大战略成果,得到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的高度肯定。任何谎言和污蔑在铁的事实面前都将被击得粉碎。可以说,美国国内恶诉不值一驳。但针对此类披着所谓法律外衣的恶诉,有必要从国际法上予以揭露。

一、一国法院无权管辖他国在其本国领土上实施的任何国家行为

现代国际法创始人格劳秀斯在1604年撰写的《捕获法》中指出:“毋庸置疑,国家权力为至高无上的主权者权力,因为国家乃自给自足之集合体。欲使所有与某项争端无关的国家达成由他们对争端方的特定案件展开调查的某一协定,也是不可能的。”这是国际法上“国家的司法豁免权”之最初表述。主权国家之间或之上无管辖,这在国际法上是不可撼动的。常设国际法院(国际法院的前身)在1927年“荷花号案”中强调:“国际法对于国家设置的首要和最重要的限制是在没有相反的允许规则时,一国不得以任何形式在他国领土上行使其权力。在这一意义上,管辖当然是属地的;一国不可在其领土以外行使该管辖权,除非依据国际惯例或公约的允许规则。”美国国际法学会前会长、《美国对外关系法重述》(第三版)首席报告人亨金教授在《国际法:政治与价值》中也表示:“国家豁免于审判和实施管辖仍是习惯国际法的一个主要内容。各国对此表示支持;它们得到了好处,却不受约束,因为各国一般都不寻求在其国内法院起诉另一国。”“国家的司法豁免权”这一项由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习惯国际法得到2004年缔结的《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的确认。鉴于该公约尚未正式生效,2012年国际法院“国家的司法豁免权案”明确:当事国之间有关“任何豁免权只有源于习惯国际法,而非条约”。